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讀書品味 > 新書推薦 正文
 
還原歷史真相 緬懷抗日英雄
讀董連輝的長篇小說《鐵腿神槍》
http://www.zdsgmq.live  發布時間: 2018-10-26 10:20

 

●楊立元

????董連輝近年來矢志不移地從塵封的歷史中尋覓沉寂的英雄事跡,為那些在抗日戰爭中抵抗外辱、英勇犧牲的烈士們“書寫他們保家衛國的熱血詩篇,以藝術的真實還原他們浴血長城、蕩氣回腸震山河的偉大壯舉”。這種對歷史的深刻追問和反思,不是從單一的道德緯度來實現的,而是從歷史和道德雙重層面相融合的角度來完成的,從而達到了一定的思想高度和歷史深度。

????“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一個沒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一個擁有英雄而不知道愛戴他的民族則更可悲。”作者看到社會上一些淡化甚至丑化英雄,戲說甚至篡改歷史的傾向而心痛不已。他“心存感恩、珍惜英雄”,決心“守候無名烈士,讓塵封的勛章重現,讓埋沒的英雄家喻戶曉”。為此,他到處奔波走訪證人、孜孜不倦查找資料、數次拜謁烈士陵園、竭力探求歷史真相,讓那些漸行漸遠悲壯雄渾烈士的身影重現在人們面前,讓歷史證明,為英雄訴說,給精神疲軟甚至低迷的人們以警醒,以期望重振民族雄風。在這部書中,包含“有較大的思想深度和意識到的歷史內容”(恩格斯語)。作者塑造歐陽波平等英雄形象的目的,就是向人們表現這些抗日英雄是如何與日本侵略者浴血奮戰、拋頭顱灑熱血的犧牲精神和百折不撓、堅韌不拔、勇往直前的大無畏精神,以激勵我們為創造美好的未來而不懈奮斗、積極進取的信心和勇氣。

????《鐵腿神槍》不是虛構歷史、虛化英雄,而是以歐陽波平真實事跡寫成的。可以說,《鐵腿神槍》既是對英雄歷史的真實再現、詩意展現,也是對英雄歷史的深切緬懷、深情敘說。它既不是虛構歷史的新歷史主義創作,也不是玩歷史、游戲歷史的粗鄙化戲說歷史,而是一種恪守歷史真實、還原歷史本真的寫作。作者憑借對歷史材料的充分占有和深入開掘,對戰爭經驗的深刻洞悉和把握,用英雄話語寫就了這部高揚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和大無畏犧牲精神,禮贊高尚的人生信念和崇高革命理想的英雄傳奇。同時作者在真實地再現歷史情境同時,還能夠站在歷史的高度,注入時代精神和現代思考,這不僅讓人沉浸在那場撼人心魄的革命戰爭的宏大敘事中,還能引發人們對那場戰役的思考以及對今天得來不易幸福生活的珍惜。

????作者是以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塑造抗日英雄歐陽波平的:“他是一位傳奇英雄,浴血淞滬、躍馬黃河,從國軍到紅軍、八路軍,足跡踏遍大半個中國。挺進冀東后,他縱橫長城內外,馳騁灤水之濱,神槍令鬼子聞風喪膽。”作品用歷時性結構描述了歐陽波平的傳奇一生,從他“鐵腳萬里踏幽燕”“青紗帳里逞英豪”到“智勇雙全扭危局”“浴血長城戰遷安”,再到“驅倭蕩寇灤水邊”“雪山禁區破極限”,直至最后“血刃仇敵干河草”“英雄喋血彭家洼”,表現了他智勇雙全、神槍無敵的民族英雄的凜然正氣、以血還血,以牙還牙的民族血性,以及不屈不撓、抗戰到底的民族精神。就這樣,一個英勇無畏、神槍無敵的英雄活脫脫地出現我們的眼前。

????英勇無畏、勇往直前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可視為歐陽波平的外在表現。“鐵腿神槍”有如《水滸》中一百零八將的綽號。歐陽波平歷經戰火磨礪而百煉成鋼,從一個老紅軍戰士成長為冀東抗日的主力團的參謀長。他鐵腳神腿,爬雪山、走草地,趟泥水,為抗日踏遍大半個中國;他槍法如神,百發百中,令敵人聞風喪膽;他善于搏擊,功夫神技壓群雄,在比賽中曾擊倒12組對手,令戰友心服口服。他初到冀東之時,先是技驚戰友,后來神射敵酋,令日寇潰逃,取得了白草洼戰斗的勝利。他后來又在干草河戰斗中,擊斃制造潘家峪血案的罪魁禍首佐佐木,為潘家峪人民報仇雪恨,以致提起他的名字而令敵人聞風喪膽。這部小說高度弘揚了歐陽波平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和大無畏的犧牲精神。正是在國家生死存亡的危急時刻,在強大的滅絕人性的敵人面前,在血與火、生與死的斗爭中,他的精神被彰顯、被擴張,表現出了一種蕩氣回腸的崇高之美,給人以心靈的震撼和精神的鼓舞。

????視戰友為兄弟、視人民群眾為父母的人文情懷可視為歐陽波平的內在顯現。在戰斗中,他與李方州在抗日中結下了生死之情,成為結拜兄弟。他們共同驅倭蕩寇在灤河兩岸,相互救援、共同戰斗。他先是槍擊山本救了李方州,后來李方州帶領區基干隊救了他,為他治傷療救,并掩護他突出重圍重回部隊。他視李方州的家人為自己的親人,對李方州的犧牲他悲痛欲絕,他要替李方州盡孝。不僅如此,他與人民群眾也有著深厚的魚水之情。如他親自給潘家峪的潘大娘洗腳,潘大娘給他縫補衣服;他謝絕了潘家峪美麗的姑娘潘鳳的求愛之情,以及漂亮的小芳姑娘的追求之意,因為戰爭是不允許他談情說愛的,但他把這些深情厚誼銘刻在心,決心多打勝仗來報答鄉親們對他的深情厚意。作品正是在這美好的人性中顯現出了歐陽波平強烈的人文情懷。

????這部作品還充溢著崇高的美學力量。它摒棄了時下小說的俗氣、媚氣的通病,表現出了沉實雄壯、深邃厚重的崇高之美。這首先在于它的悲劇力量。悲劇是崇高美的突出表現,正是在與日寇的殊死搏斗中,人的精神得到提升和擴張,因而顯現出一種崇高的悲劇力量。如潘家峪慘案中潘家峪人民與敵人生死拼殺、李方州和歐陽波平為了國家和民族的利益而英勇犧牲,都給人一種驚心動魄、悲痛不已的悲劇感。其次在于強烈的人性對比。作品充分揭露了日本侵略者滅絕人性、道德淪喪、奸淫燒殺,像野獸一樣的殘害屠殺中國人的暴行。如佐佐木慘無人道,喪心病狂,對潘家峪燒殺搶掠,罪惡滔天,1230人慘遭殺害,令人發指、罄竹難書。像潘大娘、潘鳳等潘家峪的鄉親們待子弟兵親如一家,百般照顧,給他們做棉鞋和烙餅,但后來都在潘家峪慘案中被殺害了。正是在這強烈比照中,有力地顯示了人性的美與丑。第三崇高的美學力量還在于情節曲折多變,結構大開大合,方法多種多樣。這部作品有如民間說書的美感,十分講究故事性,注重情節奇巧多變。如李方州被山本槍擊的危險關頭,警衛員挺身而出,以犧牲自己來替李方州擋彈,但卻見山本倒地,原來是被歐陽波平發現,一槍擊斃敵酋。除此,作品的語言也顯現出一種質樸而富有文采,平實而飽含生動,簡約而蘊藏韻味的美質,帶著灤河水的甘冽和冀東山鄉的清新,書中一些地名、人名,以及環境、風土人情的描寫也都是真實的,充滿了強烈的地域色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縮小 默認

????? 版權所有 廊坊日報社 合作伙伴:方正愛讀愛看網

稿源廊坊傳媒網 編輯:馮菲  
更多精彩盡在廊坊傳媒網(www.zdsgmq.live
新聞熱線:0316-2033937
傳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廣告熱線:0316-2028067


 >> 新聞排行榜
 >> 即時新聞
p3试机号关注号金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