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讀書品味 > 名家訪談 正文
 
探訪86歲藍天野:讀書全憑興趣 最愛看《紅樓夢》
http://www.zdsgmq.live  發布時間: 2018-10-30 11:37

 

????【談話劇】

????[文化頻道]:天野老師,您好,很高興今天能和您聊聊話劇,聊聊讀書、聊聊您最近的生活。在《北京人》眼里,您是曾文清,在《茶館》里您是秦仲義,您演過那么多角色,為什么會最愛《甲子園》里的“黃仿吾”呢?

????[藍天野]:其實,演員對自己角色的感覺,有時候很難說清楚。因為《甲子園》算是我這一生當中最后一次,至少截止到現在,最后一次演戲了。為什么去年我演《甲子園》,演里面的男主角呢,有很多因素,去年是北京人藝60周年,有很多項慶祝活動,但是最難的一項就是要有一部新戲,當時提的就是“原創、當代、北京”這樣一個新的劇目。北京人藝請了很多作家來寫,原來請了五位作家,后來據說請了七位作家,五選一、七選一,這些作家都是能力很強、功力很深厚的作家。但是,去年馬上就要拿出一部戲來,說實在難度很大。

????《甲子園》寫的是人間真情

????[藍天野]:當時考慮劇本時,說還有一個戲,就是何冀平的,(寫了)一張紙,不超過一千字,連提綱都不是,就是一個設想,當時我感覺這個戲行了。當時,只是有了一個構思,還沒有打算寫。第二天我約了何冀平談。我談了一些我的感受,我經歷當中遇到的一些事。我說,我建議你馬上寫。北京人藝今年需要這么一個戲,我感覺這個戲行。 后來果然初稿寫出來了,初稿肯定會很倉促,因為當時討論的時候,也有人說,這比她原來寫的《天下第一樓》可是差多了,我當時心理想,這沒有辦法比,《天下第一樓》是她磨了三年多才拿出的初稿,這個是人家沒有打算寫,劇院需要,動員人家趕緊寫的,人家春節都沒有過,一個月把初稿拿出來了,但是我感覺這個戲行了,我和張和平院長說,“原創、當代、北京”,這個戲行了。

????[藍天野]:我覺得《甲子園》這個戲,雖然很倉促,但是它不是一個應景題材的戲,比如我們常常都知道現代戲難寫,為什么呢?因為現代題材,你反映什么,反映當代的什么?常常是先有了題材,再圍繞這個題材去解剖人物,他是寫了一個現代題材的戲,但是他寫的是人間真情,而且這里面還寫了矛盾,就是我們大家在生活當中感受到的一些問題,比如物欲、貪婪這些東西。人間真情跟這些物欲、貪婪的東西,一種不同的世界觀,不同人的感情碰撞,而且它里面還有人物。這些人物是在她心里有的。所以,我覺得概括起來,何冀平為我們寫了一個富有人間真情的戲。

????臺詞量太大起初拒絕

????[藍天野]:開始的時候,還沒說讓我演,可能是我進入這個劇本比較早。后來,張和平院長讓我跟他一起做藝術總監,做藝術總監,我不知道要干什么,事無巨細吧,討論劇本、研究舞美設計、決定演員,我都參加。在談的過程當中,導演說讓我演,我說真的不行。因為這個戲太重,臺詞量太大。按照我現在的年齡、我的精力,特別是我的記憶力,因為我常年睡眠不好,所以記憶力特別差。我覺得這個戲我演不下來,我說真的不行。“不行,你說誰能演?”我張嘴就提出來,濮存昕。(導演)說不行,濮存昕的年齡年輕了。我說你們這個感覺不對,我們原來最早那版《茶館》,是1957年排、1958年演的。你知道開始排《茶館》的時候,我才30歲,演到“秦仲義”老年的時候要演到70多,也能演,濮存昕50多、快60了,演一個80多歲的人怎么了。這是一個寫老年人的戲,后來決定老年人的角色請了一些老演員來演。后來請了六位,有四位是八十多歲,有兩位是七十多歲。所以,這樣一比,這個角色跟他臺上其他同齡人都是由80多歲的演員來演,這樣濮存昕和他們在一起,在同一個臺上年齡的對比就出現了。

????接演后第一時間體驗生活

????[藍天野]:后來怎么辦?那天又在談這個事,我本來想推,說著說著,本來已經想好了,真的是演不了,說著說著,我現在都不記得當時怎么脫口而出,好吧,那我演吧。但是,我說完了之后,我也沒有把握。所以我說,如果在排演過程中,萬一發現我真的演不下來,大家見狀勿驚,因為我真的沒有把握,后來真的演下來了,很吃力,臺詞量太大,分量太重,確實演下來了。

????[藍天野]:我們建組以后,甚至建組前,很多老演員一接到自己的角色,馬上有一個要求,我要去體驗生活,這是北京人藝的一個傳統習慣。我也去體驗深入,我找到一個建筑設計院跟他們聊,這還不是主要的。因為這戲里面表現他作為一個建筑專業方面的并不是主要的,表現的是他跟這個房子的關系,他跟“甲子園”這座房子,這棵老樹,特別是跟這些人的關系,這是最重要的。所以,他跟這個戲里面,有兩段談到這個房子的歷史,也就是談到這些人的經歷。

????[藍天野]:從我的經歷中,我慢慢找“黃仿吾”這個人物和我自己有哪些相同,有哪些不同。當然,作為一個人物,肯定跟我有很多不同。比如他的經歷、身世,海外留學經歷,這個我沒有。比如他常常講,1945年,這個房子,我這個家是中共地下黨的聯絡站,而1945年我自己的家,恰恰也是中共地下黨的聯絡站,家里面也有電臺,架了電線。1948年,這兒是人民解放軍前線指揮部。這個我沒有參加過部隊的生活。但是,1948年底,北京臨近解放的時候,我們是作為當時解放區的文工團,急行往北京趕,要參加北京的解放。我們先住在良鄉停下,為什么?就是說北京要談判和平解放。后來北京郊區都解放了,除了一個孤城,連石景山都解放了,我們就住在石景山發電廠,住了好長時間。解放軍部隊給我們送來整只豬,因為快要過年了,整只羊。這個戲,是我以自己生活經歷去體會接觸的一個人物。我不是說這個戲,有哪些地方能夠有戲,有吸引力,不是。而是這個人的生活經歷,他對人對事的態度,和我自己生活的經歷有很多相同,是這種感觸。這個戲是我從生活經歷上感觸最深的一次演出。這個很難得。

????宋丹丹王姬畢業時曾演出《家》

????[文化頻道]:您在85歲的時候,重返舞臺出演《家》,當時您說要演就演“馮樂山”,當時為什么要演這樣一個反派的人物呢?

????[藍天野]:2011年,馬欣書記給我打電話,說張和平院長要請你們吃頓飯,請我們老倆口和朱旭老倆口,我想肯定是有事要談,不會說沒事了,大家解解饞,吃一頓飯,肯定是有事要談,現在領導班子對劇院的情況做了一個分析,演員的狀況,劇本的狀況,說現在關鍵是要抓導演的問題。我當時還說,你們分析得特別好,人藝的脈把得很準,談著談著,張院長說,這個問題怎么解決呢?我們現在想排一出《家》,《家》就是巴金先生原著、曹禺先生改編的《家》。我覺得很好,因為《家》這個戲,1984年我導演過,當時正好是我們八一班那一班學員,像宋丹丹、王姬,他們都是這一班的。我覺得他們這一班畢業的時候,前面教學進展不錯,后來畢業的時候,沒有給她們選一個好的畢業實習劇目。我也覺得這有點遺憾。正好輪到我排戲,她們剛剛畢業,我說為她們選一個戲,以青年人為主,老演員、中年演員參加,正好這個戲里面也是三代人,我覺得這是兩位名家的作品,能夠培養、帶動一下,帶動年輕演員的成長。排過這個戲,我覺得很好。

????闊別舞臺20載為何要演“馮樂山”

????[藍天野]:張院長話鋒一轉,說《家》要請你們兩位,就是我和朱旭在里面各自擔任一個角色,我一聽就愣了,我說你們得弄清楚,我離開話劇20多年了,而且我后來編制都不在演員,我是以導演為主,主要是有些戲下不來。我離開話劇20年了,都不能演戲了,推了好久。最后怎么演上馮樂山呢,我給劇院領導打了電話,說你們隨便請哪一位,意思是想把我推掉,一是也演不動,太生疏了。接著說,我說真的非要讓我演,你們得有一個精神準備。我可能真的演不下來,因為太生疏,而且真的體力都夠不上。因為我覺得我的態度已經都表明了,最好別讓我演,如果非要讓我演一個,按照常規的思路,肯定是讓我演高老太爺,讓朱旭演馮樂山,咱們不按照常規思路,比如說讓朱旭演高老太爺,我演馮樂山,我這一生當中在舞臺上還沒演過反面人物,沒演過壞人。我說換個思路,也許更能激發他的創造欲望,創造上的新鮮感。后來這次談沒有定,馬欣書記說千萬不要勉強,保證健康為主,大家多多考慮。還問,你和朱旭聯系了嗎?我說我們之間不能聯系,為什么呢?你找我們倆演,最后兩人都演了這還好,最后誰演了,誰影響誰呀,后來告訴我說朱旭,現在不單看劇本,而且看《家》、《春》、《秋》的小說呢,這告訴我朱旭已經在做準備了。等這次談完之后,(他們)就跟朱旭說,說我要演馮樂山,前面都沒有說不要讓我演之類的,就說了一句我要演馮樂山,就這么定了,我們就演了。

????演“馮樂山”精益求精

????[藍天野]:演的時候,朱旭還好,因為他這幾年不斷演戲,在北京人藝也連著演了三個戲了,而且都是主角,他沒有停。我是20多年離開話劇了,真的完全離開了。但是回過頭來排戲,就和我剛才說的,換一個思路,不按照常規,大家覺得馮樂山,應該覺得什么樣的,我想我要演的馮樂山是什么樣。首先,他是當地士紳名流當中的魁首,在當地首屈一指,而且一出場在那里評論著,高老太爺,你最近寫的詩怎么樣,而且中間有一場在庭院,庭院柱子上的楹聯都是馮樂山提的,到處做詩、題字,這么一個人。所以,你不能把他演成那么一個畏畏縮縮的壞人,但是這個人本質是很殘忍的。按照現在來講就是一個淫棍,但表面上是一個正人君子,道貌岸然,所以你兩面都得充分表現出來。當然,我也找了很多依據,比如我有很多圖片,這一類人的圖片,找了很多參考。這類人的生活應該是什么樣,包括他的待人接物,他的穿著打扮,這個人的樣子,留的長胡子一直垂到胸前,馬上要見觀眾了,長胡子做出來短了,我說這不行,不是差多少,你短了,它就有點偏武夫了,這是一個文人,但是人家也很重視,當時制作師、造型設計都在,現場加工、修改。所以,我有一感覺,比如你能做得更好一點,你為什么就不再多做這一點呢?如果從表演能力上來講,我們劇院的中年一代,骨干力量,他們的表演能力都很強,如果說跟我們還有一點不同,可能就是我們的生活閱歷。比如《家》的建筑,就談我們的家是什么樣。包括我小的時候,了解我的家族,和家族的建筑是什么樣的。所以,人物的生活環境、時代背景,都是在這種體會中感受到的。

????

????【評弟子】

????人藝81班學員已成長為骨干力量

????[藍天野]:因為我原來離開(人藝)的時間太久了,就是現在北京人藝一代骨干力量,濮存昕,因為我最后給他排過戲,是我把他從空政文工團借來的,所以正好有這樣一個機會,他到了北京人藝。宋丹丹這一班是我做表演教學,最后一次教過的。就是八一班,現在這一代骨干力量,他們有一個好處,按照我的說法,他們能夠具有獨立創造人物的這種主動的能力,而且他們的成就也都擺在那。

????戲要落在地上 不要表演情緒

????[藍天野]:我們更年輕一代的演員,過去很多我都不認識,都沒有見過,有很多人條件很好,很有悟性,也很用心。過去我們老說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這些年輕演員,好像跟北京人藝的演戲風格不太一致,就是有點不合這個槽,所謂不合,就是沒有合到北京人藝演繹風格里的槽里面。和他們合作,在一個戲里演,我感覺這個問題也不是很復雜,讓他知道他演的一個人物,這個人物就在現實生活當中,我常常說,你表演,別飄在那里,飄在那只演一個感覺,或者說,我們過去表演上有一些忌諱,最忌諱是虛假造作,還有我們從表演、專業上來講,不要表演情緒,你要演這個人的具體行為,這個人具體待人接物的態度,我常常跟他們說,你們的戲要落在地上。

????演員的天職就是要塑造鮮明的人物形象

????[藍天野]:因為我搞了表演教學,導演很注重的一條,你注意不注意演員的表演。有的導演只是在那考慮怎么處理,有些什么樣式,導演要特別關注、重視演員表演的問題。北京人藝的風格什么樣?現在很難有人說清楚。最近我們有些專家學者在那里談,北京人藝不但有自己的演繹風格,還有自己的演技學派,我說我不懂,我曾經是北京人藝的,但我不知道北京人藝學派是什么樣,我沒有聽說過。我知道,這都是對北京人藝的一種深厚的感情,對北京人藝戲劇的一種認可。但是,你把它說成一種北京人藝演藝體系,說成北京人藝演劇體系,其實就那么一點事。北京人藝確實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演劇風格。但是是什么?很難說清楚。我們開過多少次學術研討會,很難說清楚。我覺得如果還比較能概括的,還是原來焦菊隱先生曾經概括的三句話:深刻的內心體驗、深厚的生活基礎、鮮明的人物形象。演員的天職就是要塑造鮮明的人物形象,就是第三句。前面兩個就是為了塑造鮮明人物形象,要充實自己,要有深刻內心體驗,要有深厚的生活基礎,北京人藝就特別注重體驗生活,注重生活積累。

????人藝注重體驗生活、注重生活積累

????[藍天野]:焦菊隱先生為了克服舞臺上習慣的矯揉造作、刻板化的表演,所以大膽地體驗生活,他不滿足這個,后來又探索話劇的民族化,有了《蔡文姬》、《茶館》,《茶館》和《龍須溝》不一樣了,《茶館》體驗生活兩三個月,說實在,比真正在排練場花的精力還要多。為什么《茶館》能塑造一個又一個的鮮明形象,因為老舍的劇本好,焦菊隱導演處理得好,演員生活積累特別豐富。我們這一波演員對老北京還是比較熟悉的,但是就是比較熟悉,也還花了大量的時間去體驗生活。這個對塑造人物,作用非常非常的大。

????在岡上村和老書記一個炕上待了半年

????[藍天野]:北京人藝1952年建院,建院第一件事不是排戲,建院以后,馬上分了四個組下去體驗生活。我們(一組)去的重工業琉璃河水泥廠,(一組)到天津紡織廠,還有一組到農村,還有一組到一個民營工廠大眾鐵工廠,半年時間。1964年,這一段沒我的戲,我有一段稍微長一點的時間。我說我到農村生活一段,我就通過北京市給我推薦了一個點,當時是全國的一面農業旗幟,那個老書記是一個全國勞模,房山的岡上大隊。我在岡上大隊和老書記住一個小屋,和他在一個炕上待了半年,我天天跟著,參加他們的隊伍會議,參加他們的支委會,到地頭轉,我學剪枝。

????[藍天野]:北京人藝確實有生活積累、體驗生活的傳統,演員形成一種習慣。我今年前幾個月,我又回去(岡上大隊)看了一下,因為我好幾年前就想,當然老書記早就不在了,現在岡上大隊那個村口樹立他一面雕像,全國一面旗幟,因為岡上村口和我有聯系,我就問我當時去的時候,認識的人,還有多少人。當時說不到十個人。但是今年我去,回到岡上村看,和我同齡的都是八十多歲,還有七十多歲的,我比較熟的。如果我前幾年回去,可能還能多見到兩三位。我們自己的生活經歷、生活積累,這可能是北京人藝演劇風格很重要的一個部分,就是重視生活積累。不單是一個戲,就是作為一生,你既然作演員,你這一生就要有生活積累。這兩個戲也是這樣,《家》、《甲子園》也都是這樣。

????不會演戲的演員演戲,會演戲的演員演人

????[文化頻道]:您曾說會演戲的演員演人,生活積累決定藝術創造,你演戲演話劇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藍天野]:很難用一兩句話概括,因為每一個演員,每一個階段,他想要探索的東西不一樣。每一個演員面臨的問題,需要解決的問題也不一樣。但是,這兩年有時候提起這么一句話:不會演戲的演員演戲,會演戲的演員演人。這句話是50年代初,應該是1950年到1951年,那時候北京人藝還沒建立,洪深先生,中國話劇比較早期的一位戲劇演員,他留美后來回國,洪深先生給我們拍戲的時候講過這么一句話。

????[藍天野]:實際上是什么呢?我們演戲,從演技方法上來講,受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體系的影響比較大,過去大家都在那摸索,理解不透,過去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我的藝術生活》還比較容易理解,因為寫他過去一生,等于是一個回憶錄。但是他專門講表演,演員自我修養,這就很難看懂。因為表演很難拿一本書就知道你會演戲了,很難。連焦菊隱先生也在摸索。他做過京劇科班中華戲曲學校的校長,又到法國留學,又是當時的文學博士。北京人藝建院,他自己翻譯了大量的書,翻譯的契科夫的戲曲集,契科夫的小說,翻譯了很多書,同時他是師范大學外語系主任,搞外語教學,又搞戲,焦菊隱先生跟我說過,北京人藝建院,就讓他到北京人藝來,他當時沒有下定決心,他說對翻譯特別有興趣,已經翻譯了很多書了,最后是當時北京市委書記、市長彭真最后做了一個決定,焦菊隱先生,你就到北京人藝,你就搞戲。就這樣決定了他以后主要就是搞戲了。但是,他搞戲的過程中,還翻譯了很多書。

????50年代上蘇聯專家進修班取真經

????[藍天野]:所以,到上個世紀50年代,1954年,那時候來了很多蘇聯專家,從重工業到航空工業、輕工業,各門各類,文學藝術也有,戲曲方面來了幾位專家,就在中央戲劇學院,有表演訓練班、導演訓練班,我進了中央戲劇學院表演干部訓練班,蘇聯專家主持的,去進修。當時管我們這些去蘇聯專家進修的叫取真經一樣,就像唐僧西天取經,因為那個(蘇聯演員)史楚金故鄉來的人,教我們的蘇聯專家,是蘇聯瓦赫坦戈夫劇院的校長,是一位老紅軍,史楚金是誰呢?原來我們老看的兩部電影《列寧在十月》、《列寧在1918》那里面演列寧的,是蘇聯演列寧最好的一位演員,人民演員,(蘇聯瓦赫坦戈夫劇院)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一個戲劇學校,我們的專家就是史楚金戲劇院的校長。我們開始在實踐中意識到(之前)這樣演戲不對了。你在舞臺上應該有行動,要會在舞臺上思想。說實在,就知道演一個活生生的人怎么演了,怎么在舞臺上體現一個活生生的人。

????最后教的學生宋丹丹、梁冠華、王姬

????[藍天野]:回來之后,讓我在劇院辦一個在職演員的演員學習班,沒有去蘇聯專家那里學習的人組成一個班,由我來教。當時我除了制定表演教學的計劃外,我說只有兩個要求,第一,參加學習的都要自愿。比如說,劇院哪個演員素質很好,但是表演方法有點毛病,我說別勉強,他現在沒有想學,他不會很認真地去鉆,學習愿望特別強烈的,表演上正處在一種比較苦惱的狀態,不知道再怎么突破,真的有強烈學習愿望的人,自愿來學,這樣他才會有好的效果。

????[藍天野]:再一個,我申請收一點點觀摩費,在學習期間,大量觀摩一些京劇、曲藝,而且我們請了一些老藝人教我們。最后,我們排了一個戲,由田漢先生過去寫的《螟蛾之死》,寫一個京戲班子一位老人的,名角的一個戲。因為當時在社會生存不了,最后死在舞臺上,這么一個戲。當時大量的也是體驗生活,到各個京戲團。那種老戲班子生活氣息特別濃,回來做大量的表演練習,最后演,通過這個戲,從簡單的練習到塑造角色。我最后一次教學就是八一班。八一班出了不少人,宋丹丹、梁冠華、王姬,包括后來不怎么演戲寫劇本的鄭天偉。

????借調濮存昕演戲引風波

????[文化頻道]:天野老師,剛才您說到您的弟子宋丹丹、梁冠華、王姬,請您點評一下您的這些弟子。

????[藍天野]:他們現在已經是劇院最具代表性的骨干了。比如濮存昕,他不能算我的學生,因為我沒有教過他,他也沒有學過,正好我離休之前,我最后排的一個戲,把濮存昕借來演這個戲的主角,當時還引起了一點不算太小的風波,大家有些輿論,我也能理解,因為演員都想演戲,聽說在外單位借一個演員來演,下面有一些輿論。據說輿論很厲害,后來我們三位副院長來找我談,能不能不借呀。我說為什么,他說下面的輿論很厲害。當然,我也沒有與世隔絕,我也聽到一些。我說你們想,這么一個角色,咱們這兒誰合適,很難找出來,所以我才提出來借,你們也都同意了。我也到空政去借了。如果當時說咱們這兒能找出合適的,我何必跑到一個外單位去借呢。這個輿論最厲害不過就是這么一句話,北京人藝的年輕人都死絕了,這么一個角色還得到別的單位去借。你們覺得劇院有更合適的嗎?后來我說這樣,咱們先別談了,談的結果是你們說服不了我,我也說服不了你們。人家三位副院長,能讓我給說服嗎。我這個脾氣也不能讓他們說服了。

????[藍天野]:這戲就真擱下來了,擱了一年,到1986年,劇院又來找我,咱們答應人家要演這個戲,老這么擱著算怎么著,我說那行呀,把濮存昕借來,咱們就排呀。這輿論,囔著一年大概也累了,所以也就過去了。后來濮存昕,有些事他自己都不知道。我當初決定去借,找到空政文工團團長王貴,也是空政文工團的導演,非常有才華的一個導演,我走到那兒,還一路想,我說什么呢?能說動人家、打動人家同意借我,我還一直在想怎么說。結果我剛把我們的意圖說完了,人家說好呀,咱們共同培養年輕演員。我說幾句話,人家一句話就解決了。

????[藍天野]:但是,你說他(濮存昕)一個年輕演員,進到北京人藝,而且這一年有那么強的輿論,這個排練場很難進,那么多只眼睛看著。我說要讓我邁進這個排演場,我很難。但是,他真的就那么踏踏實實地在這里演。這就是我們一代演員。宋丹丹,他們這一班進來的時候都沒有演過戲,都是考進北京人藝,開始學演戲,從最基本的學起。但是,現在成了一代大腕,一代骨干了。所以,作為骨干,是什么呢?他們能夠獨立掌握自己創造人物的命運,有很多年輕演員不行。導演這么說,你就聽導演的,他自己不敢有太多主見,有什么想法,導演要求怎樣就怎樣。我們的骨干演員,他能夠有自己獨立創造一個人物的能力,有獨自的見解。

????描紅模子不是藝術,創造要有自己的見解

????[藍天野]:包括這次《甲子園》今年第二輪演出,本來還是原來那些老演員演,后來因為臨時決定,可能有點擔心,個別老演員可能有點吃力,那就換。換,只能都換。其實這些演員都是我們最年富力強的一代骨干演員。所以,我們就想,大家還擔心什么呀,都五十多了,都快六十了。原來我們年輕的時候,成為劇院主力的時候,才三十歲左右。所以,我最關鍵的一個主張,就是大家獨立創造,不要完全模仿我們表演人物的路子,大家都獨立創造。凡是藝術創造,千萬別模仿,描紅模子不是藝術,創造就得有我自己的見解,自己的方法。因為他們具備這個能力,早就具備這個能力。所以,才能成為北京人藝一代骨干。

????[文化頻道]:天野老師,您對現在依然活躍在舞臺上的弟子有什么期盼呢?

????[藍天野]:好好干吧,這又說回來了,人家都有自己的想法。他們已經是最成熟的那一代了,他們都會有自己在藝術上的追求,有自己的目標,早就實現了很多,還在繼續不斷地探索,再說多了,成了九斤老太了,這不行。

????【聊讀書】

????讀書興趣雜 愛聽祖父講故事

????[文化頻道]:話劇聊了不少,下面聊聊您讀書方面。我們知道您廣泛閱讀,您最喜歡哪一類的書籍?

????[藍天野]:首先我沒有把書讀好,另外,我讀書的興趣比較雜,小的時候,那時候不認識字,從學齡前,就開始看小人書,現在叫連環畫,稍微大一點,認識一點字了,讀書基本上都得一半猜一半看,因為認識的字不太多。說實在的,我讀書的起點不高,我很多書,最初不是讀的,是聽的。小時候,我父親不太管我,他好像對我哥哥、姐姐接觸得多,有時候還跟他們談點上學的事,但是我對祖父印象更深,在很小的時候,幾乎每天晚上躺在炕上,他給我講一段書,就像講故事似的,講的都是那種公案書,比如施公案,七俠五義,講點《水滸》里面的東西,《三國演義》都很少,因為當時對一個小孩來講,太深奧了。后來慢慢長大了,自己看書,當時起點不高,看公案書看得比較多。但是,對我來講,到現在為止,那些書我覺得對我現在搞藝術創造來講,還是有很大的作用。那些書肯定文學性不強,但是它把過去歷朝歷代的社會生活、民間的生活,各級官員的、衙門的,比如說縣官、知府或者再上面,或者縣衙門、府衙門、衙役,跟老百姓,給了我很多社會知識。后來看了中國四大名著,那時候看《水滸》、《西游記》、《三國演義》,對《紅樓夢》沒興趣,覺得整天就是賈母一吃飯,就一個章回。這是一個階段。

????中學時參加讀書會辦壁報

????[藍天野]:上到中學以后,就開始接觸中國五四新文化運動以后的一些著作,包括魯迅、茅盾、郭沫若、巴金、聞一多、郁達夫這一代的作家,接觸這一代作家的作品比較多。那時候上中學,中學生有一個互相影響,我們當時有一個類似讀書會的社團組織,也有讀書和其他一些活動,當時我們還辦壁報,寫一些短的文章。這都跟接觸五四以來新文化運動的那一代作品有關系。

????一部硬著頭皮也沒有看完的書

????[藍天野]:再一個階段,就是開始演戲了,真正作為一個專業演員,大概從1946年到1948年,那時候我在演劇隊,世界名著看得很費勁。比如那時候看克里斯朵夫,看得太費勁了,看不太懂,很多地方似懂非懂。因為對他所描寫的那個社會不了解,對那個歷史時代也不是太了解,所以看著很費勁,有些書是硬著頭皮看才看完。但是有一部書我硬著頭皮都沒有看完,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因為當時不到20歲,硬著頭皮想看完,真的沒有看完。但是這個時期看中外世界名著,開始看得比較多。

????自言讀書沒有章法 全憑興趣

????[藍天野]:我興趣比較雜,碰到什么事,有興趣了,就想看這一類書。小時候喜歡玩,比如玩蛐蛐,那時候我和同學常常到北京圖書館,在北海旁邊。我老到那里去,記得我在北京圖書館借過一本書,叫《促織經》,促織,就是蛐蛐的學名。蛐蛐一叫,就促使你在那里紡織了。它是一部講怎么養蛐蛐的書,什么樣的蛐蛐好。前些年,我不知道哪一個地方有個電視采訪,我就說到這個事,后來制成一片子,真有一鏡頭,是在北京圖書館這一部書,現在還在北京圖書館,還把它拍下來。我估計當時很少有人借這部書看。比如我搬到那個地方,種點東西,我看很多園林果木的樹。當時有一個畫家,專門有一本書《都門豢鴿記》,就是北京養鴿子的一個書,其實我也不養鴿子,就是興趣。就是類似這些很雜的東西,我都看。就是興趣。我讀書沒有什么章法,比如最近我對什么有興趣,就看哪一類的書。

????評《紅樓夢》:曹雪芹把人寫透了

????[藍天野]:過去北京人藝開很多書單,古今中外的世界名著,供你參考的。因為那個書單很大,比如八一班的學員班,我給他們開了一個書單,都是劇本。古今中外的劇本名著,你們可能的話,每天看一個劇本。我過去曾經吃過虧,我自己演的一個戲,演完,我自己都沒太懂,高爾基的一個戲《小市民》,我剛開始看劇本,我沒怎么看太懂,后來我演了,演完之后,我也沒有理解得很清楚。我覺得演員會碰到很多劇本,你要對劇本要理解透,多看劇本,這是很重要的。

????我經常給他們推薦兩部書,一個是大家都看過的,我希望你們過幾年再看一次,《紅樓夢》,為什么?作者曹雪芹真的是又平凡又偉大,世界上再也沒有一部像它那樣偉大的作品,他把人寫透,把人的生活寫透,看起來不過是,賈母吃一頓飯,賈母請林黛玉、薛寶釵,賈寶玉也跟著去,單弄點茶,就喝點茶,但真的把人寫透了。《紅樓夢》里面就這么幾個人物,到底哪一個人好、哪一個人壞,你說不清楚。但是,它都寫得那么透。我們曹禺院長有一句話,我喜歡寫人,我寫過很多好的人,因為我愛人,我也恨人,但是我敢說,沒有一個作家敢說我把人寫清楚了,很難。但是,曹雪芹真的把人寫清楚了,寫得很透。作為一個演員,或者你干別的,你想把生活鉆透了,《紅樓夢》是一個非常好的借鑒。但是《三國演義》寫關云長溫酒斬華雄,寥寥幾筆,幾個人物都出來了。這就是我們的文學名著在那兒體驗生活,寫人非常值得我們去體會。

????推薦網友讀《雪虎》:感情很濃的一本書

????[藍天野]:我最近看了一本書,杰克·倫敦的,那個書翻譯叫《雪虎》,實際上應該翻譯為《雪白的虎牙》,是一只狼和狗交配而成的一只狼狗,特別生動。它經過了很多家庭。我去年還是前年,看了一本書,我特別感興趣的一本書,《重返狼群》,是一位女畫家寫的,寫的一件真事,女畫家到西藏去寫生,碰見一個老的母狼被當地的獵人打死了,剛剛出生的一窩小狼仔,肯定也活不成了。其中有一個還有點生命,當地的獵人說,你要喜歡,你把它帶走,(她)就把它帶走,小還好,帶到北京,慢慢這個狼一點一點的長大,她連家里,爸爸媽媽都沒告訴。后來慢慢街坊鄰居聽見(叫聲),說這樓里哪家,(養的)不像是一只狗,是狼的聲音,逐漸長大。最后沒有辦法,又把它帶回西藏,就想把它放回去,最后她把這個狼放回去,狼群能不能容得下,都不一定,是感情很濃的一本書。

????[文化頻道]:在您的人生當中,對您影響最深的一本書是哪本書呢?

????[藍天野]:這很難說,因為我的興趣隨時都在轉,我沒有那種,說看完哪本書以后,我的人生觀就改變了,沒有。因為,隨時都在變化。

????坦言最愛畫畫

????[文化頻道]:您剛才也提到您的興趣愛好比較廣泛,話劇、讀書、收藏,還有書畫,哪一個是您最難以割舍的?

????[藍天野]:收藏,說不上,可能就是各種興趣。有時候真的控制不住,全國到處去找石頭。中間有一段我就不找了,因為它太耗費精力,但是這幾年有時候找一點。這就是一個興趣。一個人生活當中,有點興趣總是好的。你說玩石頭對你有什么用?這個不能太功利,一個人生活當中,如果什么興趣都沒有,說我這一個人就喜歡工作,反正我做不到。沾上什么,我都會有興趣。當然,我不會吸毒,不能一概而論。但是,吸毒我也得懂一點,因為我演過有的人物是吸毒的,我得知道是什么樣。因為社會生活,你搞文藝創作,不能光是理性的去分析,你得確實帶著濃厚的興趣,帶著很深的感悟,才能進入到一種創作狀態。

????陰錯陽差才演戲

????[藍天野]:如果說真正的興趣,可能是畫。我年輕最早學的專業是畫畫。我最早都沒有想到,我會演戲,因為我小時候比較內向。小的時候,還不太記事的時候,我跟著大人到西安看戲,我從小對京劇特別感興趣。京劇,我簡直入迷,再加上我的祖父老跟我講一些書,這對促成我后來演戲有一定作用。我最初確定的專業是畫畫,后來陰錯陽差就演戲了,我在學校也沒有學完,當時進的是國立北平藝專,就是中央美術學院前身,所以中央美術學院紀念院慶多少周年的時候,我們還作為校友被請回去。現在也只能說,可能對畫畫的興致,可能會更濃一些。盡管我前幾年離休了,不演戲了,又畫畫了,但是它總還是業余的,很難成為一個專業畫家,因為晚了,擱了那么多年了。但是,我的興趣可能更濃是在畫畫。

????拜師李苦禪許麟廬

????[藍天野]:畫畫有一個好處,我想什么時候畫,興致濃了,馬上就畫。我今天想不好,就擱在那,我想不好就不動筆,我想畫什么就畫什么,我想怎么畫就怎么畫。當然,只有一條,畫不好只能怪你自己沒本事。但是,它就是一個獨立創造的專業。但是,獨立創造,能不能進入到獨立創造,也很難。近代影響非常大的一位老先生齊白石,他對學畫,有一個觀念,“學我者生,似我者死”。你學我畫的畫法、技巧都可以,你學我的精神都好,似我者死,你光是模仿我,光是表面像了,這在創作上是死路一條。

????[藍天野]:包括這一次《甲子園》的演員換了,我說你們要獨立創作,不要照著我們怎么演你們就怎么演。所以,我的老師李苦禪(齊白石的弟子),(齊白石)就給他提了很多,苦禪學我不似我,奪我心,把我的心都奪去了。所以,他講你不要都是模仿,要創作。我還有一位老師許麟廬,給我提了八個字,1996年,我第一次在中國美術館辦我個人畫展的時候,他給我題了八個字,“勤于筆墨”,我以前老演戲,很少畫,他說要多畫。“獨辟蹊徑”,你自己開辟一個屬于自己獨特的道路,這就是創作。你光是模仿別人,你模仿得再象,說實在,那是沒有什么藝術生命力的。

????【話養生】

????“人不要講養生”

????[文化頻道]:天野老師,聽您說話的聲音一點都不像80多歲,您現在的生活怎樣安排的呢?能否跟我們透露一下您的養生心得?

????[藍天野]:心得,就是人不要講養生。這算心得呢?

????[文化頻道]:具體怎么理解?

????[藍天野]:北京人藝(我們)這一代人(以前)誰身體最差,百分之百認為是我。我原來就是身體最差的,因為我睡眠特別不好,后來為什么不想演戲了呢?那一宿一宿睡不好覺,上臺演戲,人家老在表揚,藍天野,帶病堅持工作,我說這不對。為什么不對呢?你是干這個的,你干什么你都得用最優質的東西、最好的東西提供給人。比如我演戲,我今天精神不夠好,肯定我演的就不是最好的狀態。我只能說,我今天給觀眾提供的是次品,你還表揚。我心里面不是滋味,我今天精神不好,頭一天沒睡好,我今天給觀眾提供的是次品,我為什么后來不演戲了,就是因為這個。后來我的編制轉到導演上了,就是因為那時候我真不想演戲了,老是這么一種狀態,真的是對不起觀眾。

????16字心得:順其自然 別太計較 別超負荷 適當鍛煉

????[藍天野]:可能我這幾年,屬于身體好的了。因為同齡人一個一個的走了,有的身體越來越差,我就算好的了。可能比原來一些方面確實好一些,一些身邊很熟的人,整天在那考慮養生。今天聽說練一什么功,回去就練,明天就說太好了,真管用。你說這功夫好,練一次就管事了,不可能的。再比如說現在有很多保健品,管事不管事,確實管事,但是,假冒偽劣也很多,醫藥,保健品,好的,這是科學,你得相信。但是,你一個人整天琢磨,到處打聽,吃什么好,你就吃。吃了一次,第二天身體就變樣了,不可能的,而且太迷信這個東西。

????[藍天野]:一個人每天老琢磨自己身體,越琢磨越壞,別太計較,別太在意,或者說順其自然。有時候不能超負荷,比如我現在一天到晚,忙得不得了,我可能調劑一下,分開幾天做,盡量別超負荷。還應該有一點鍛煉。我年輕的時候鍛煉,但那時候也沒有把身體鍛煉好。我從小學過武術,所以現在在臺上還比較靈活,肢體的感覺還行。年輕的時候,因為我沒有專門訓練過打球,但是各種球我都打,就是為了鍛煉,也為了增加自己身體的靈活性。后來,我就學太極拳,學了一點器械,現在都忘了。我年輕時候的鍛煉,對我現在起作用了。所以,相對來講,我還算是比較靈活的。

????[文化頻道]:現在你飲食起居方面,規律嗎?

????[藍天野]:我睡眠不好,晚上睡得很晚,早晨是什么時候睡醒了什么時候起。除了有事,那就得弄一個鬧鐘,得早起。我睡眠不好,晚上什么事都沒有,我在家里也睡得很晚,這沒有辦法,幾十年了。但是這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你別管,不在乎。本來就睡得不好,對身體有影響了,如果整天計較它,就成負擔了,這不給自己找麻煩。人最好少去負擔糾結這些東西。科學要講,但是不要整天嘀咕自己的身體狀況。

????[文化頻道]:今天感謝您和我們分享了一下您演戲的心得,和我們網友分享好書,聊到你的生活、飲食起居,非常感謝您。

????[藍天野]:謝謝你們。

稿源人民網 編輯:閆默  
更多精彩盡在廊坊傳媒網(www.zdsgmq.live
新聞熱線:0316-2033937
傳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廣告熱線:0316-2028067


 >> 新聞排行榜
 >> 即時新聞
p3试机号关注号金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