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讀書品味 > 廊橋 正文
 
金 鎖
http://www.zdsgmq.live  發布時間: 2019-06-24 11:42

 

王英

他叫金鎖,年紀并不大,也就三十多歲,身高一米五左右。細小身子細長胳膊腿細長臉,看起來像個小孩兒,不過在村里的輩分極高,我們村里很多人管他叫爺。

金鎖是單身,沒事的時候經常在院子里給我們講故事,什么東北的猴子偷女人衣服,狗熊莊稼地掰棒子等等,他的故事很多,我們這群孩子幾乎天天晚上都去聽。再后來金鎖買了一臺電視,12寸黑白的,夏天放在院子里,晚上人們就會來看。這所院子成了村里笑聲最多的地方,沒事的時候大家都喜歡來這里坐坐。

金鎖出了一趟門,大概有三個月,當時我們天天盼他回來,因為沒了他就意味著沒了電視看。他終于回來了,還領回一個胖嘟嘟的女人。不美,但也不丑。大胸大屁股,1米75的身高,金鎖站在她身邊,就像個小孩。女人是帶著一個小孩進的院子。小孩比我們小,年齡大概七八歲。

那是個晚上,女人瞅著這個四合院,眼里充滿了羨慕的光芒。其實這個院子在我們小時候就已經有些破爛了,雖然四四方方,灰磚黑瓦,大骨架依然有幾分氣勢,但已經是一副衰敗氣象。

進院子第二天,女人就讓把平日總是敞開的院門鎖了,三個人坐在院子里看電視,村里大人們來了之后搖搖頭嘆口氣就走了,我們這些孩子當然很生氣,氣得頭頂突突冒火,便站在院外扯起喉嚨罵。

金鎖走到門口,很為難似的表情,對我們說:過幾天再來吧,你們的新奶奶喜歡清靜。說完拿出一把糖,隔著門扔給我們。我們撿著地上的糖,嘴里嚷著,這房子可是村里的,不是你家的。金鎖著急,對我們擠眉弄眼,又扔來一把糖。

女人進院后,金鎖過上一段喜氣洋洋的日子。比如那個胖女人進院后,我們就經常看到他到街上去買肉,走在大街上很神氣,好多人碰見了,立在路邊問:叔兒,又去買肉了?他也停下來,立住,揚起手里的肉,不好意思地笑了,似乎是故意地。金鎖經常帶著女人和孩子去縣城。每次回來那娃兒身上就多了一身衣服,手里還有一件玩具。

這個大院子不是金鎖的這個秘密,最終還是被胖女人知道了。夏天的一個中午,幾乎全村人都目睹了胖女人對金鎖的控訴。胖女人躺在院子地上,翻來覆去地打滾,像一個肉轱轆滿院子轉。

后來我們這群小孩被大人們擠在了人群之外,只能聽到胖女人繼續哭鬧,又聽到大人們去勸她,唯獨沒有金鎖的聲音。

最后村干部出面做和事佬,這事自然很快解決了。沒人告訴我們到底怎么解決的,但總能從不同的地方聽來一些消息。據說女人向金鎖要了三千塊賠償費,在那個年代三千塊錢對于一般的人家來說可不是個小數目。女人走后,我們又可以到院子里看電視,聽金鎖講故事了。有時候大人們在看電視的時候會和他開玩笑,三千塊錢可以蓋上四間大瓦房,你吃大虧了。直到上世紀80年代末,這個大院子一直是村里人談天說地的好去處。

現在30多年過去了,金鎖也老了,住進了城里的養老院,有時候他回村里瞧瞧,衣服穿得很體面,聽他說,養老院的飯菜很不錯,還有各種娛樂設施。

稿源廊坊傳媒網 編輯:馮菲  
更多精彩盡在廊坊傳媒網(www.zdsgmq.live
新聞熱線:0316-2033937
傳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廣告熱線:0316-2028067


 >> 新聞排行榜
 >> 即時新聞
p3试机号关注号金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