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讀書品味 > 廊橋 正文
 
掛在墻上的鐮刀
http://www.zdsgmq.live  發布時間: 2019-06-24 11:42

 

王令迪

這是一把鐵質的大鐮刀,木質的長把,被磨成了淡紫色。彎彎的鐮頭布滿了銹漬。此刻,它被靜靜地掛在墻上,像一個巨大的問號。而且已經掛了大約快二十年了,就像這閑置的老房一樣很少有人問津。

當年這把鐮刀可是立過赫赫戰功的,他跟隨主人割過西洼的麥,也收過東淀的豆。主人每年種十幾畝麥子,靠的就是這把鐮刀收割。它還清楚地記得那場割麥子比賽。當時它的主人還是個毛頭小子,有的是力氣,有的是不服輸的勁頭。那時候家家種小麥,芒種過后幾夜南風吹過,田里的麥子一片金黃,像金色的海洋。主人和他的發小是最要好的朋友,麥地緊挨著,他們商定一起開鐮,還要進行比賽,誰輸了,晚上就去誰家喝啤酒。

那年墑情好,麥子長得特別壯,沒腰深,穗大,飽滿。他們一起來到田頭,主人拿的就是這把鐮刀,昨天晚上就被磨得锃明瓦亮,閃著熠熠的金屬光澤,估計可以削斷頭發絲了。發小的鐮刀顯然也磨過了。另一名發小來做裁判,一聲:開始!二人開始了角逐。規則是300米的地頭,每人攬著兩壟,誰先到地頭誰贏。只看見鐮刀飛舞,閃著白花花的寒光,只聽見唰唰的聲響,麥子齊刷刷倒下,迅速的打結,麻利的捆起。主人揮刀自如,一氣呵成,搶先到達了終點。那一晚,啤酒是主人家請的,也是用這把鐮刀,他還幫發小割完了麥子,因為天氣預報后天有雨,發小的妻子身體不好,不能下地干活。麥子得搶收,這是農村種麥的老令兒。喝啤酒時他們幾個年輕人還商量著一起購買收割機。這時候,鐮刀呢,它正躺在地上休息,回憶著白天獲勝的風采。

第二年,主人和幾個年輕人添置了叫收割機的東西,鐮刀用的少了,只是在收割前割開個頭就行了。主人偶爾用它去田里割點麥秸用來做飯。又過了兩年,聽說主人聯合村民們辦起了機械廠專門生產收割機配件,割麥子都干脆就用起了收割機,于是鐮刀被掛到了墻上,主人來取東西的時候就看上它一兩眼。更多的日子過去了,它再也沒見過主人,聽說主人的工廠擴大了規模,在城里也買了樓房,幾乎不回老屋了。

這把鐮刀從此再也沒有走下這面墻,最近據說主人和他的發小們要回村子建設新農村,老屋這里要改建成公園。此刻的鐮刀呢它靜靜地掛在墻上,像一個大大的問號。也許再問:它會去哪里?

稿源廊坊傳媒網 編輯:馮菲  

上一篇: 金 鎖

更多精彩盡在廊坊傳媒網(www.zdsgmq.live
新聞熱線:0316-2033937
傳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廣告熱線:0316-2028067


 >> 新聞排行榜
 >> 即時新聞
p3试机号关注号金码